当我们在星期天的寓所里听什么?

当我们在星期天的寓所里听什么?“公寓里传出如此放纵和哀情的音乐,让人们不愿意信任这是演奏者所要听的音乐:那是合适带家具房间的音乐。在这样的房间里,每到星期天都会有人坐在那里堕入深思冥想,那冥想的思绪不久便会被这些音符所装点,就像一碗拖着干枯叶子而熟透了的生果……”读德国哲学家瓦尔特。本雅明在《单向街》里的这段长句,我只想用典型的卡佛句式